油脂:“你的选择”正引发一波像样的反弹

原创 admin  2018-11-23 09:00 

近些年来,养殖业日益增长的豆粕需求驱动着国内大豆压榨产能的扩张,豆粕成为压榨的主产品。2016年的环保风暴促使中小型养殖户加速淘汰,生猪养殖的集中化进程得到快速推进。在丰厚的养殖利润的刺激下,2017年生猪养殖业迎来复苏,大豆压榨量随之创下新高。与此同时,压榨的副产品——豆油,却面临产量持续增长、被动累库的尴尬局面,叠加东南亚棕榈油产量迎来厄尔尼诺后的复苏,市场供应充裕长期压制油脂价格,油粕比从2.3回落至1.8。

进入2018年,阿根廷干旱及中美经贸摩擦令国内豆粕价格重心整体上移,油脂价格则受库存高企的压制继续下移,油粕比一度刷新1.67的历史低位。然而,一些新情况出现了:非洲猪瘟暴发、中美经贸摩擦持续、低日粮技术推广,上述因素对养殖业产生了深远影响。若豆粕需求增速与大豆压榨增速的比值开始转向,则随之而来的是油粕比长线交易策略的改变。

  使用油粕比衡量二者的强弱关系

大豆经过压榨,得到豆油和豆粕,其中大豆出油率在18%左右,出粕率在79.5%左右。通常,油厂将油和粕作为整体产品来核算压榨利润,在原料大豆成本没有发生太大变化时,为保证利润,会在某种产品行情不佳时选择另一种产品来挺价。豆油行情不佳,油厂倾向于在盘面上进行豆油套保,并在现货销售中挺价豆粕;豆粕行情不佳,油厂倾向于在盘面上进行豆粕套保,并在现货销售中挺价豆油。油厂在油粕定价、盘面套保上的行为往往导致豆油和豆粕价格呈现此强彼弱的格局。

在实践中,我们常使用油粕比来衡量油与粕的强弱关系,并通过数值的变动来指导油粕套利交易。油粕比变化的表现形式主要包括两种:其一,年度周期内的季节性规律变动,其由油粕供需的季节性增减所致;其二,长周期内的无规律变动,其取决于油与粕需求增速的差异。

  油粕比的季节性变动

在年度周期内,因油脂与蛋白粕的终端需求存在季节性特征,油粕比走势也存在较强的季节性。具体的,油粕比在每年二、三季度倾向于下跌,而在四季度倾向于走高。然而,今年出现的新情况对油粕比走势产生了较大干扰,四季度油粕比不涨反跌,至历史低位。

作为最具性价比、应用最广泛的蛋白饲料,豆粕在我国主要用于禽类和生猪养殖领域,二者占据80%以上的豆粕消费量。相较肉禽1个月左右的养殖周期,生猪的养殖周期较长,通常在5—6个月,生猪养殖的季节性更容易造成豆粕需求的季节性波动。

图为豆粕在饲料业的利用

  图为豆粕在饲料业的利用

  因春节前后肉类及肉制品(腊肉、香肠等)需求旺盛,一般在春节前会有一波生猪出栏高峰。年后,天气转暖,生猪养殖场陆续开始补栏。在仔猪育成肥猪的过程中,仔猪饲料的豆粕添加比例最高,而随着生猪体重的增加,饲料中能量饲料的添加比例不断提高,蛋白饲料豆粕的添加比例则不断降低。生猪存栏、补栏的季节性以及生猪在不同生长时期饲料蛋白添加比例的变化,令年内豆粕需求产生季节性波动。其中,年后生猪存栏偏低、豆粕需求下滑,这段时间油粕比相对弱势,倾向于走低。

豆油除了小部分用于工业及饲用领域,大部分用于满足食用需求,食用需求的季节性引发了豆油价格的季节性。四季度节假日较多,节日备货及需求旺盛推动豆油价格走高。同时,冬季气温较低,棕榈油易凝固,不便使用,豆油的替代需求相应增加。此外,产地棕榈油在每年3—9月处于增产周期,在10月—次年2月处于减产周期,以至于二、三季度油脂价格走低而四季度价格走高。棕榈油产量的周期性强化了油粕比的季节性特点。

图为豆油表观消费量(万吨)

  图为豆油表观消费量(万吨)

图为马来西亚棕榈油产量(万吨)

  图为马来西亚棕榈油产量(万吨)

本文地址:http://jin10sj.cn/8260.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金十数据官网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