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目前市场方向未明的波动来看 黄金等大类资产将何去何从?

原创 admin  2020-11-05 10:39 

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今年很常见。受新的冠状肺炎流行的影响,市场动荡,上市公司的风险正在增加。对冲业务以对冲风险的需求正在增加。据期货日报不完全统计,截至10月29日,今年已有537家A股上市公司发布了套期保值相关公告。除去年11月至12月提前宣布对冲计划的45家上市公司外,今年还有582家参与对冲的上市公司,其中包括一些“大”企业。

龙头企业积极参与

在宣布开展对冲业务的582家上市公司中,仅从事商品对冲业务的有112家公司,仅从事外汇对冲业务的386家公司,同时从事商品和外汇对冲业务的84家公司。

从交易场所的角度来看,上市公司的商品套期保值业务主要在该领域进行,包括国内外期货交易所;外汇对冲业务主要在银行间市场开展,部分通过海外交易所实现。

从衍生产品的形式来看,上市公司开展商品对冲业务的主要工具是期货和期权。进行外汇对冲业务的工具包括远期,掉期,期权,期货等。

3月4日,云天化发布公告,进行甲醇,动力煤,焦炭,大豆,豆粕,石油,石油,橡胶,玉米和尿素的期货对冲。值得注意的是,云天华在公告中还表示,为有效降低期货风险,公司计划以期权为工具,对上述期货交易及时进行风险套期。

在宣布商品套期保值业务的上市公司中,大多数披露了最高保证金的具体金额,其中有9家公司的保证金超过10亿元。其中,恒力石化有限公司排名第一,为90亿元。宁德时代以60亿元人民币排名第二。荣盛石化以30亿元人民币排名第三;美的集团和云南铜业股份有限公司以25亿人民币排名第四。云天化以16.12亿元位居第六。华孚时装和恒逸石化有限公司以15亿元人民币排名第七。格力电器面板有限公司以12亿元的额度排名第九。另外,限额以上企业有14家,限额在5亿元人民币至10亿元人民币之间,包括:休蒙,秦安,厦门信达,南山铝业,公牛集团,浙江中拓,周大生,恒通光电,晋艺文化,鞍钢,海达集团,通威,露天煤矿和正邦科技。

期货日报记者发现,商品套期保值额超过5亿元的许多上市公司都是各个行业的龙头企业。例如,恒利石化,荣盛石化和恒宜石化是化工行业的领先公司,宁德时代是动力电池行业的领先公司,美的集团和格力电器是家用电器行业的领先公司,华孚时尚是彩色纺纱行业的领先公司,公牛集团是民用电气行业的领先公司,周大胜是珠宝行业的领先公司,海达集团是饲料行业的巨龙通威是光伏行业的领先公司行业。

套期保值操作更灵活

服务于实体经济是期货市场的初衷和使命。自2019年以来,中国新衍生品上市的步伐明显加快,部分产业链的期货体系日趋完善,极大地促进了企业的对冲操作,以及期货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已经增强。

期货日报记者发现,上市公司的套期保值业务涵盖了绝大多数国内商品衍生品。以远大控股为例,作为商品贸易公司,其套期保值业务涵盖国内期货市场上的40多种商品期货品种,涵盖有色金属,贵金属,黑色金属,能源化工,农产品等行业。 。

有色金属是成熟的期货系列。从有色金属板来看,中金岭南,驰宏锌锗,焦作万方,海尔之家,大洋电机等65家上市公司从事相关品种的套期保值业务。

以铜为例,参与铜期货交易的上市公司遍布铜产业链,包括云南铜业,铜陵有色金属,中金岭南等上游矿冶企业,以及东方电缆等中游铜加工企业。 ,太阳电缆和楚江新材料,以及格力电器,美的集团,海尔和公牛集团等下游终端消费企业

“企业在运营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遇到价格波动的风险。即使企业在产业链中具有优势并可以保证一定的利润率,利润也可能由于价格波动的影响而被市场吞没。在没有期货市场的情况下,企业的经营业绩周期性地波动,当价格向不利的方向波动时,即使有指令,也将造成损失,属于“依靠天堂”。期货首席有色金属研究员车宏运告诉记者。

车宏运表示,毫无疑问,套期保值在避免市场价格波动风险和稳定业务运营方面起着重要作用。但是,实际上,企业在对冲操作过程中仍面临一些困惑。如果套期保值操作的方向是正确的,则企业可以接受,但如果方向不正确,则将面临巨大的压力。例如,在今年3月之后,在诸如中国经济恢复生产和生产以及美联储无限量化宽松政策等因素的推动下,铜价急剧上涨。如果冶炼厂进行套期保值,则期货市场的损失将非常大,现货尚未被卖出,但期货市场的损失已经提前显示,这将导致现金流不足的风险。 。 “企业对冲的最大风险是,一旦看到错误的方向,是否有足够的保证金来确保期货头寸持续到现货合约结束。”她想。

车宏运认为,企业套期保值不应机械地进行,而应根据市场情况灵活运用,并充分利用市场周期。当现货市场表现良好时,企业无需进行套期保值操作。价格变化有利时,可能会留下一定的风险敞口,但这是基于对市场价格的准确把握。

呼吁外汇期货

2019年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31.54万亿元,进出口规模创历史新高,外贸依存度(进出口总额/ GDP)超过30% 。中国是铜,铁矿石,动力煤,大豆和其他大宗商品的主要进口国,也是机电产品,服装和纺织品的主要出口国。随着中国对外开放,越来越多的企业参加国际竞争。人民币汇率的波动给进出口企业带来了“麻烦”。企业需要使用衍生工具来避免汇率波动的风险。

龙脊是光伏行业的领先公司。它的主要业务是单晶硅棒和晶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2019年,龙脊股份营业收入为328.97亿元,同比增长49.62%,其中海外收入占比近40%。龙基股份有限公司在去年年底宣布,鉴于公司出口业务中美元,欧元和日元等外币交易量的增加,美元和其他货币对美元的市场汇率现阶段人民币相对较大。为了防止和降低因汇率和利率波动而造成的经营风险,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计划与境内外金融机构开展外汇衍生品交易业务,包括但不限于外汇远期。 ,外汇掉期,外汇期权,结构性远期,利率掉期,货币掉期等。

今年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呈现先抑后涨的趋势。从5月底开始,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开始一路上涨。 10月下旬,人民币即期汇率达到6.63,五个月内累计上涨5000 BP以上,升值7%左右,使出口企业面临一定压力。

据南华期货外汇分析师戴朝盛介绍,上市公司规避汇率波动风险的主要方式有境内银行远期、期权以及境外人民币期货等。银行远期一直是境内企业主流的避险方式,通常境内企业负责应对汇率风险的是财务部门,因为远期操作相对简单,对专业知识要求不高,所以容易得到普及。

“期权相比远期来说更复杂,但期权有一个好处是让企业有选择权,交了期权费后,有利时企业可以行权,不利时则可以不行权,对企业比较有吸引力。”戴朝盛说。

至于境外人民币期货,戴朝盛表示,对企业最大的吸引力在于成本和灵活性。期货采用的是场内交易,点差会明显小于境内银行柜台市场,而且结汇价和售汇价通常也相比银行远期报价有优势。此外,期货交易非常灵活,交易时间更长。不过,交易境外人民币期货需具备一些基本条件,譬如企业需要有境外实体去相应经纪公司开户,另外,最好手头上有些美元头寸。

据中信期货外汇研究员张菁介绍,2015年以来,汇率市场双向、大幅波动使得越来越多的企业不再放任汇率敞口,也不再期望通过押注汇率走势来从中赚取额外的汇兑收益。但也正是由于汇率的波动越来越难把握,企业对于汇率风险管理方面的灵活度要求也更高。特别是在汇率大幅反转的背景下,企业看反方向后,可以及时离场,不必持续承担亏损。从这个角度看,外汇期货作为场内交易工具,具有交易灵活、流动性好的明显优势,作为传统汇率避险工具的一个更为灵活的替代产品,在企业汇率风险管理中的作用也愈加凸显。

戴朝盛表示,市场对场内外汇衍生品期待已久,特别是外汇期货。目前我国境内的外汇体系可以分成银行间市场和银行柜台市场。银行间市场属于场内交易,但只有一些银行、外资行、大型集团的财务公司以及少量券商可以进入,普通企业只能在柜台市场跟银行打交道,成本较高,相对而言也不是太灵活。如果外汇期货推出的话,企业就能跟买卖股票一样对冲汇率风险了。“其实,这几年境外人民币期货交易量和持仓量快速增长,也是企业在境内外汇期货迟迟无法推出的情况下转战境外的结果,部分说明了市场对外汇衍生品的期待。”戴朝盛说。

近年来,尽管市场对于推出离岸衍生品的声音很强烈,但为什么不上市呢?张静认为,外汇衍生品上市的困难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规模小,深度不够是中国外汇市场面临的严重问题。而且,由于真实企业和居民的交易需求是基于实际需求的原则,因此市场参与者和参与目的相对单一,可能导致流动性不足或交易预期趋同所带来的“羊群”。一方面,外汇衍生品杠杆率高的特点对参与者的专业性提出了很高的要求,但目前,企业对衍生品的接受程度和掌握程度不同,缺乏从事外汇衍生品交易的人才。

戴朝升认为,外汇衍生品上市的困难主要在于汇率的敏感性。尽管央行已经退出了正常的外汇市场管理,并且对汇率波动的承受能力得到了显着改善,但当顺周期效应明显时,央行仍将采取措施稳定市场,例如调整风险。远期外汇销售准备金和反周期性因素。

中国(香港)金融衍生产品投资研究院院长王宏英说,在金融市场全面开放的背景下,中国期货市场必将取得长足发展。 “随着人民币国际化步伐的加快,外汇期货对国内企业进行风险管理是非常必要的品种。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外汇衍生品将顺利推出。”王宏英说。

科学衡量套期效应

从一些披露对冲损益的上市公司的角度来看,并非所有公司都能在期货末期获利。如何衡量套期效应已成为热门话题。

7月16日,孚日发布了对冲亏损公告。根据公告,根据公司财务部门的初步测算,截至2020年6月30日,在棉花期货合约套期保值过程中,公司因棉花期货价格大幅波动损失约2.74亿元。

实际上,秦安股份是今年最受关注的上市公司。今年二,三季度,秦安股份先后发布了25项关于期货投资进度的公告。在连续的21场胜利中,高峰期累计结算利润达到7.69亿元,后四倍的收益被大幅提取,最终在期货末实现利润2.67亿元。

王宏英说,从发行秦安股份开始,秦安股份确实在进行基于供应链成本管理的对冲行为。秦安股票在期货市场的运作受到市场的广泛关注,主要是因为其交易规模较大,而利润却超出了普通人的想象。正常的对冲业务需要与现货业务合同一一对应。但是,秦安股票期货交易的头寸规模远远大于现货市场,存在一定偏差。 “因此,在定性对冲的前提下,秦安股份在特定的操作过程中具有一定的投机色彩,属于非典型的对冲行为。”王宏英说。

宇新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陈建伟说,今年秦安的大部分业务都是正常的套期保值,但也有投机性的过度购买行为。

如何正确衡量对冲表现?陈建伟认为,当前对冲的结果是评估企业对冲效果的唯一正确方法。对于企业而言,最合适的方法是采用财务部颁布的第24号会计标准-套期会计,对套期进行财务处理。在每个财务会计期间,有必要对期末损益和即期损益进行套期以确定套期效率,以规范套期效果的评估。否则,企业的套期保值效果应该容易评估,陈建伟认为。

本文地址:http://jin10sj.cn/13650.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金十数据官网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